新闻中心

1天待选
发布时间:2019-11-23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如果您对高邮的了解还仅仅听说过高邮咸鸭蛋或是的地理书上的高邮湖的话,那么您根本就不懂旅行。高邮的历史,可以一直追溯到秦王政二十四年(公元前223年),秦灭楚后,在此筑高台,置邮亭,故名高邮。汉武帝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西汉),始设高邮县,属广陵国。自此开始了它长达二千多年的历史。高邮文物古迹众多,江苏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一批省级历史文化名城。

  汽车开进高邮城,在到达汽车站之前,就看见一座小山的翠绿间掩隐着一处古建。这就是文游台,始建于北宋太平兴国年间,现高邮博物馆所在地。买票进入,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门票还是七八十年代的粗糙纸票。上面赫然印着票价0·15元,只不过现在涨了100倍,当作15元的门票来卖了。也就是说,自从印刷出第一批门票以来,就一直没有卖完,高邮旅游业之惨淡,由此可见一斑。

  但如果你是一个爱好人文景观的人,我还是建议你来高邮看一看。我首先参观了名人园、秦观词社、汪曾祺纪念馆,布置和结构都很简单,倒是草坪上散落的石刻颇有价值。左手便是古鑑堂(高邮市博物馆)了,到内一看,《高邮五千年》的展览惨不忍睹,实物不足百件,保护措施也不够。高邮市文管会的文物,大多已经在扬州双博馆的现代化展厅内了;龙虬庄遗址发掘出的大量新石器时代的文物,也悉数到扬州双博馆去报到了,并设有专门的展厅。作为地方综合性博物馆,经过国博、省博、市博的层层搜刮,又面临资金不足的问题,大多只能设一个“XX历史文物陈列”,以朝代来划分展品,所展出的也都是一些古玩市场的大路货,这是我到过许多县级博物馆感到的最大悲哀。

  古鑑堂旁边是水鉴堂,这可能是高邮最接近于现代化的一个展厅了。展厅面积不大,是高邮市水利局和美国斯蒂夫·汉斯博格先生合作创办的高邮1931年特大洪水展览,一幅幅真实的照片,再现了当时高邮湖洪水泛滥的历史场景,令人居安思危,警钟长鸣。展厅的设计,本身就别具匠心。水鉴堂的门前还有清代铁牛一座。

  沿着中轴线一直走,便是高邮名气最大的景点文游台。高邮邑人秦观的铜像栩栩如生,遥想当年,苏轼、孙觉、秦观、王巩等人在此雅集,乃是当时文人的一大盛会。台内墙壁嵌有苏轼、赵孟頫等名家手书刻石《秦邮碑帖》,现为省保单位。

  出了文游台,沿途参观了净土寺塔、魁楼、王氏纪念馆等古迹,南门大街还保留着明清商业街的格局。南门外尚有一处古迹可去,那就是位于馆驿巷的盂城驿,现为国保单位。现在馆内设有中国邮驿博物馆,毕竟盂城驿是全国全国保存较好的古驿之一,况且高邮又是全国唯一以“邮”字命名的城市。盂城驿开设于明洪武八年,就好像京沪铁路上的一个小站,发挥着它的职能。盂城驿共三进,第一进皇华厅,是接待宾客的正厅;第二进驻节堂,是驿长办公之所;第三进便是驿卒、马夫等人的宿舍了。盂城驿虽小,行政机构却比较庞大,驿长手下除了正式职工外,如果算上马夫、水夫等临时工,共计有二三百人。平时驿长还经常有机会会见一些沿途经过的重要人物,可见不是一个小站的铁路分局办事处处长那么简单。

  在别人的热心指点之下,我终于找到了京杭大运河边的西码头,在那里坐船可以到达位于高邮湖小岛上的镇国寺。在我没来高邮之前,脑海里一直有这样一幅闲适自然的画面:夕阳的斜晖洒在高邮湖广阔的湖面上,湖光夕照之间,几只帆船偏舟其上,而在不远处的一座小岛上,镇国寺塔的断垣之间,带着几丛小树,留下一个黑黑的影子。在湖边的大提上,我举目远眺,往来的船只依旧,只是镇国寺塔被层层脚手架所包围起来了,我举起相机,拍下了这幅遗憾的照片,也记录下了镇国寺塔07年大修时的场景。对于文物古迹的修复,我一向是秉承“修旧如旧”的原则,最好不要去动它,是preserve(保持原状)不是protect(保护)。保护即是破坏。而眼前这些新砖和水泥,正打着“危塔”的幌子堂而皇之地进入镇国寺塔体内,历史的真实感消失了,岁月的痕迹消失了。

  坐上了去仪征的汽车,车子在高邮湖边的大提上行驶,宽阔的湖面一望无垠,岸上的树木迅速向后倒退,高邮城就在后面,越行越远了。